先靠近看看再说

“卫小姐与钱小开由一条隐密小路,离开四川地,往龙君城出发了,二位将军追摄在后,顺着其经过的路,不日便可追上。另外有禽兽的人马及二批以上的不明人士在追踪卫小姐下落。...


“卫小姐与钱小开由一条隐密小路,离开四川地,往龙君城出发了,二位将军追摄在后,顺着其经过的路,不日便可追上。另外有禽兽的人马及二批以上的不明人士在追踪卫小姐下落。”骆雨田说明了方才鸿雁传来的讯息内容。“还真多麻烦!田老大,你知道那另外的二批人是追卫小姐?还是追钱小开的人马?”依照钱小开的那种个性,搞不好这些人里头也有不少是他的仇人啊。“不清楚。”对于不确定的事情,骆雨田向来不太过于猜测。“咦?”烈风致遥望前方道:“前面有火堆。”夜晚升起的火堆光芒遥远可见,闪动的火芒旁,似有一条人影坐在旁边。麦和人道:“过去瞧瞧如何?”二人也点头同意道:“嗯,先靠近看看再说,或许是敌人也说不定。”三人驱马缓缓前进,那人的背影逐渐清晰,身材背影有些娇小,不是什么虎背熊腰的壮汉,只是这人的背影似乎曾经在那里见过,有些眼熟。烈风致低声道:“我似乎在那里见过这个人。”三人勒马停在十丈外的距离,骆雨田拱手高喝问候:“兄台你好,在下兄弟三人因急事赶路,以致错过宿头,巧见此处有火光,才会到此一看,若有打扰之处希望兄台见谅。”“骆兄,烈兄,麦兄、咱们并非初识,何须如此客气呢?”那转身过来面对三人,竟然就是数日前才认识的自称洪峰的女扮男装神秘高手。“原来竟是洪兄。”烈风致大感讶异,没想到竟然又在这里碰上她了。“哈哈哈…三位快快过来,小弟这里备有好酒好肉,正觉一人独饮无味,没想到,三位就出现了。正是有缘千里来相逢啊!”洪峰边说边高举着手上满满一大包的各式卤味和食物。“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三人跃下马背,各自选了火堆的一个地方席地而坐。洪峰将手上的卤味分给三人,又从包袱里拿出两瓶酒来,一瓶抛给骆雨田道:“我这儿还有两瓶好酒,骆兄、你和麦兄共饮一瓶,我和烈兄喝一瓶,三位应该不会介意吧。”烈风致愣了一下,心忖:你可是女的耶,别装男的装到真把自己当成男人了吧。还没来得及说话抗议,骆雨田、麦和人已经满口答应:“当然、当然、我们怎么会介意呢。”满脸笑意地麦和人又接着道:“洪兄拿出来的酒、怎可能会是一般的浊酒黄汤,我们只会高兴怎会介意呢。”你们不介意,我介意!烈风致暗骂在心口难开,期期艾艾地张口道:“呃…这个……似乎…好像…不…呃…有杯子吗?”洪峰拔开木塞、一阵酒香由壶口溢出,先仰首喝了一口酒随口道:“没有。”“好酒!”骆雨田也跟着喝了一口,把酒交给麦子,赞道:“这酒极好,似乎曾在那里喝过似的。”洪峰将酒递给烈风致道:“来,烈兄给你、这可是北皇朝著名的上等好酒。”烈风致接过酒来,两眼盯着手上的酒瓶,仿佛里头装的是毒药而不是美酒,正犹豫着不敢喝。“上等美酒?”麦和人自语着喝了一口,眼眉一挑、面容微动,讶道:“这是……天欉酒!云之门的天欉酒1洪峰点点头赞许道:“麦兄,好见识。”“原来是天欉酒啊,难怪、难怪…”骆雨田边说一边还在细细回味口里残存的酒香。看见两人的模样,烈风致不由得好奇心起发问:“麦子,什么是云之门,这酒的来历很有名吗?”麦和人这才想起烈风致对一些有名的东西并不见的清楚便简单地解释:“云之门是咱们皇朝出了名的酿酒名家,天欉酒便是云之门的一等佳酒,至于…其他的你就得问问看咱们的田师父了。”骆雨田笑着接下去说:“麦子说得没错,我补充一些,这天欉酒一年只能酿出五百坛一斤装的酒来,咱们手上这两瓶加起来正好一斤,而这五百坛酒有二百坛需上供入皇城作为御酒,其他的三百坛再分配至云之门所有酒肆,平均一家分不到十斤,其他地方不清楚,但在皇都之中一斤装的天欉酒可要价到一百两银子埃”“哗!那云之门老板,不就赚死了。”“是啊,据说云之门老板“酒王”任台立,长像是不怎么样,不过老婆倒是娶了不少个,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九个。”“哈!”麦和人大笑道:“那任老板必有其过人之处,哈哈……喂!烈,你怎么还不喝啊,我们都快喝完了耶!”烈风致又看了手上的酒一眼,心想:反正洪峰她都不在意了,我干什么在意啊,心一横举瓶就猛灌他一口。酒一入喉,烈风致也觉得十分惊讶,竟有如此好酒:“果然是一品佳酒。”无怪乎索价如此的高,比起前两天喝过的琼天不知要好上几倍。不过,不知是酒的因素还是另有原因,喝了这天欉酒总觉得有些心醉神荡的感觉、可是这酒并不烈阿且自己酒量也称得上不差,怎可能一口就醉了。洪峰由尚在神驰的烈风致手中取回酒。“没想到,骆兄的消息这么灵通。”骆雨田面对这个问题向来只会回答:“没什么,只是多听多记罢了。”“对了,骆兄,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要令三位兄台星夜赶路啊?”骆雨田迟疑了几秒才回答:“雨田不想隐瞒洪兄,所以……我这么说吧,我们三人受托寻找一人并保护他的安全。而不久前我们接到消息得知他的下落,也有确切的消息,显示有不少匪徒想要对他不利。”“匪徒?”洪峰问道:“那马贼也算在内吗?”“嗯!洪兄此话何意?”“约莫在四个时辰前,我曾发现一伙人,外形装扮看起来极似于流窜在北皇及死亡岛边境的马贼恶徒,其中的两人装扮形像特异,看起来就不是普通的盗匪。”骆雨田忙追问道:“那洪兄能否形容一下那两人的外貌和特征。”洪峰仔细回想道:“一个身材约莫五尺,身上穿着一袭褐色长袍,身上背着一柄巨形且奇怪的流星锤、另一人则较为高大、披头散发,身上背着一把几乎跟他身高同长的巨剑。”“知道是谁了吗?”麦和人在一旁问。“不确定,但我想可能是禽兽的手下,“狂犬”赵狂及…“恶犬”宋恶。”“咦!不会吧!”麦和人闻言有些讶异道:“宋恶不是被咱们打死了吗?而且他还挨了烈的两记金星真气耶!”“我想或许是我们低估了兽魔诀的厉害吧…”“哼!”麦和人冷笑一声:“没死,咱们就再杀他一次,这次把他的狗头剁下来,看他的兽魔诀是不是还能再活过来。”听见麦和人的豪语,洪峰微微动容道:“骆兄难道你们曾经打败过宋恶。”“欸~”骆雨田叹息应道:“别说了,我们三人联手以众欺寡也不过才落了个惨胜局面,实在不足挂齿。”“骆兄,不用如此妄自菲薄,这已是非常了不起!”“好了,好了,别再凶来凶去了。”麦和人大叫道:“横看竖看,你的年龄就是比我们大,干脆我们三个叫你一声洪大哥,而洪大哥你就直呼我们的名字便行了。”骆雨田及才回过神的烈风致也都表示赞同之意。“既然如此,那洪峰便不容气啰。”“那么…洪大哥,你告诉我自禽兽的前进方向吗?”洪峰爽快地答道:“当然可以,要不我明日亲自带路或许我还可以帮的上忙。”虽不知洪峰的武功深浅如何,但由外表判断至少不会比自己三人差上太多。骆雨田、麦和人自是满口答应,烈风致也没反对,喝下了最后一口酒道:“那么大家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咱们立即出发吧。”众人没有意见,各自整理出地方卧躺,早早休息。北皇九十七年南龙百年八月六日黎明前一刻,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正是最黑暗的时间, 香港内部推荐一肖中平特骆雨田渐渐地由熟睡中醒来, 家禽野兽中特论坛缓缓睁开双眼, 黄大仙精准最全资料火堆的火已然熄灭。望向东方,太阳仍未升起,但由身后打来的微弱光线已足够看清四周的环境景色。摇了摇头,忽然发觉一件事……西方怎么会有光线!骆雨田醒觉过来,回头望去,看向发光源。烈风致飘然的身形孤傲地卓立在树梢之上,双掌平伸向上,而发光源便是来自轻浮于双掌之上的金星光芒。骆雨田可是武学的大行家,只消一眼便认出来了,这是脱变于金星七式的上乘练功心法,这心法得需已入先天之境后,才能慢慢体会得出,且若非是已入先天之境的人也无法从这心法里得到好处。没想到烈这家伙竟然已经领悟!无怪乎近来功力进步之神速令人难以测量。“早啊,雨田。”洪峰的招呼声由后方传来、打断了骆雨田的沉思。“早安洪大哥…还是叫你二当家好一些。”骆雨田回头报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回应。洪峰并未产生太大的反应、只是露出一抹浅浅微笑:“早知道瞒不过你了,不愧是掌握六道耳目天视地听堂和代战盟的头头。”洪峰真名为南红枫,人称女酒仙,是云之门的三老板,也是云之门的酿酒名手,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在酿酒,而另一半的时间游走四方,品尝各地美酒佳酿,美其名为观摩。而天视地堂及代战盟、身份地位糢糊不清,介于皇朝与武林之间。天视地听堂是皇朝的大内密探,每年砸下大笔的银子、供养数以万计的线人,同时他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情报贩卖组织。代战盟也是类似性质的组织、但以收养孤儿寡女为主干,授以武功及学识、培养其忠诚心之后有的人、入江湖行走,充当线人,或名动一时成为一方霸主,有的人则是入军部成为军中主干当上领兵的将领,有的人学识渊博术业有成入朝当官。而两组织成立已有八十余年,其势力可说是深植北皇天朝各地。骆雨田在六年前被天道夜衣推荐成为管理人,两组织在必要时会给予最大的帮助和协助,也使得骆雨田有着超人的见识和情报消息。两人对视一眼泛出会心一笑。“其实若非天欉酒,我也无法认出三当家的身份,只是可否请问三当家,为何会来南龙?”“那还能干嘛。”南红枫耸耸肩轻松地道:“你也知道我一年里有一半的时间在外头闲逛品酒。不过,我的身份你知道就好,可别声张啊。”说完后还向骆雨田眨下眼。“咦,雨田,洪大哥怎么这么早起。”烈风致行功完毕,张开双眼便发现二人正在一旁聊天,就开口打声招呼。“那有你早。”骆雨田笑答一句,便又道:“烈、准备一下,我把麦子叫醒,咱们得出发了。”“嗯。”烈风致应了声,跃下树梢将放置在地上的包裹拿起。不久、一行四人在南红枫的带领之下追赶可能是禽兽至尊手下的赵狂、宋恶。一路追赶,途中还发现了十几具屍体,全都是异剑流的铜剑弟子,死状其惨,屍体上遍佈伤痕,每一道皆是深可见骨,还有几具屍首被斩成数段,根据骆雨田的推测行凶者所使用的兵器,很可能是赵狂的巨剑狂杀剑和宋恶的奇形怪兵龙牙鎚.烈风致三人在异剑流习剑,自然对异剑流有一定的感情。见异剑流之人被狂恶双犬所杀,更加痛恨二犬。烈风致在屍体的周遭发现了有人离去的踪迹,立即带头急追赶去,终於在黄昏傍晚时分追上了正准备休息的马贼一行人。一行人躲在远上的小山丘上观察马贼的行动。骆雨田一眼就认出带头的果然是恶犬宋恶及狂犬赵狂。宋恶的外表如昔,没有什么大变化,看来应是伤势复原后才又出来为非作歹。而站在一旁和他谈话的高大壮汉、应该就是赵狂。赵狂身高七尺有余,内幕资料比宋恶高上许多,双眼如鹰爆闪精芒,鼻钩唇薄披头散发,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黄色长袍,满面狂傲杀戮之气,一看便知、此人也是属於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的恶徒。在他的身后揹着一把巨剑,应当是赵狂赖以成名的狂杀剑。此剑长七尺六寸、宽有一尺,厚达一指,重达一百二十七斤,据传说,每当赵狂大开杀戒之后,必定要铸铁匠再铸造一次,其狂杀之名便是由此而来。这群马贼休息的地方是一间看来极为普通的农舍、农舍的前方还有一漥田地,田里种植的穀物一片凌乱,像是有一大群人曾在里头打斗似的,看来这里原来的主人也难逃毒手。南红枫和麦和人留下继续监视马贼。而烈风致和骆雨田分头查探,不一会二人便先后回来。骆雨田蹲在麦和人的右方、指着农舍的周围解释道:“农舍附近共有四十九人,除了宋恶及赵狂外,其余全是小喽啰,二十八人在外头准备食物,农舍前后各有四人把守,其他的人则是都在农舍里头休息。”烈风致则是蹲在另一头南红枫的身旁续道:“我在农舍里发现了两名女子,被捆绑起来,另外在屋子后方发现了一具屍体,身上穿着是一般的农家粗布衣裳,但他的左臂上挂的不是铜剑环、而是两只银剑环,我想他应该就是这农舍的原来主人吧。”众人一片寂静,麦和人沉声道:“一定要把这群天杀的混帐给千刀万斩、剁成一百段喂狗!”烈风致拍拍麦和人的肩膀道:“说是很简单,咱们的伤都还没完成恢复,硬碰硬的话,大概被剁碎的会是我们吧……如果宋恶的龙牙鎚砸在我们身上的话,喂狗绝对没问题。”麦子赏了烈风致一肘,没好气道:“要不然你说要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造下杀戮后、扬长离开吗?”“不,而是谋定而后动。”暗自盘算计划的骆雨田道:“硬碰硬对我们而言并非上策。唯今之计只有偷袭。”“偷袭!”虽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但敌人的实力大过於己方,不得不出此计谋了。众人商议之后,决定由南红枫先出手突袭那二十八名在屋外准备食物的马贼、引起屋内的人注意,再由烈风致、骆雨田二人偷袭由屋内冲出的马贼,最主要的目标还是以赵狂、宋恶两人为主。再由麦子潜入屋内救出人质、顺便解决其他马贼,定下计划后四人分头依计行事。南红枫的身手皆属上等,出手阴柔无声,由一旁的树林子里无声无息的窜出,掩至最后方的几名马贼背后,双掌轻轻地拍在马贼后颈椎,那两名马贼便应掌倒地,连一点闷哼声都没有,软倒的身体由南红峰接住,不让他直接倒在地上,以免惊扰了其他的马贼。一连十二名马贼都是被同样的手法解决,埋伏在农舍门口两旁的烈风致、骆雨田还以为南红峰打算直接用把二十八名马贼都同这种方法除掉。两人都有些愕然互看一眼,这样子下去怎么把里头的人引出来?幸好南红峰没有继续杀下去,站在其他正忙着准备食物的马贼身后,淡淡地开口道:“打扰了,请问各位正在忙吗?”众马贼愕然回头、呆呆地看着身后出声说话的人。半晌,其中之一的马贼才如梦初醒的指着南红枫大喝:“你是什么人。”南红峰露出一抹妖媚的魅笑轻轻道:“送各位上路的。”说话的同时一掌拍出,那名指着南红枫说话的人应掌口鼻喷出鲜血,软倒在地当场毙命。其余马贼见同伴被人击毙大吃一惊、立时拔出腰间马刀,纷纷呼喝着将南红枫包围住。南红枫半点不惊,一脸平静地伸手向一干马贼招招手挑衅道:“来呀,别跟我浪费太多时间。”生性凶悍且向来就横行霸道惯了的马贼们那禁得起挑衅。三、四名彪形马贼举刀大喝:“杀了他!”十多人全数挥刀砍向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傢伙。“有人来袭?”屋内的宋恶、赵狂发觉有异,先后奔出屋外、一观究竟。宋恶一马当先冲出,嘴里还大呼着:“是那个不长眼的傢伙想来找死埃”农舍外久候多时的烈风致、骆雨田立即展开突袭的准备。宋恶在前、赵狂在后,两人先后奔过烈风致所埋伏的地方之处。烈风致无声无息地由树上滑窜而下、凌空逼近宋恶上方,双掌凝聚许久的金星真气电射而出,三道金星连成一线先后射出直击宋恶。烈风致金星修为再上一层!落於宋恶身后的赵狂、发觉有人偷袭狂喝道:“宋恶小心,有人偷袭!呃!”骆雨田由后方展开动作,天都剑法第一式“残虹飞云飘天涯”暴雨狂风般飙射向赵狂。匆促之下、赵狂只来得及舞起一双铁掌应付来势汹汹的剑气。宋恶在赵狂发声高吼时便已发觉,偏头一看,耀眼的金星气芒让宋恶十分熟悉。“金星七式!”见到熟悉的影像、立时认出了来者是谁!立时勾起了昔日旧恨、引燃满腔怒火,狂喝道:“老子找你好久了,这次老子要把你砸成肉酱!”火冒三丈的宋恶在伧促之下只能来得及运起六成不到的功力,但依旧信心十足地提起龙牙鎚砸向逼在眉前的金星真气,心忖:一颗金真气芒还放不在老子眼里,看我把你打的粉碎。“轰”!金星应鎚炸碎,但反震的威力超乎宋恶所料、龙牙鎚因真气提运不足脱手飞出。沙烟气旋之中、第二颗金星急飞而至。宋恶心神大震、但脸色依旧不变,身俱一级高手之流的功力岂是易与,大喝中左拳全力迎击!“轰”!声再响,再碎一星,强劲的气流激起漫天沙尘,宋恶内息翻腾,震退半步。尚未来得及回气,第三颗金星突破沙尘当胸射来。宋恶脸色终於大变,只来得及把双手交护胸前,气贯双臂用一双肉臂硬生生地承受此击。“哇!”宋恶只感觉到一股强劲的真气由双臂狂冲而来,部分顺着双臂经脉直攻而上,另一半直接透过双臂撞入胸膛之中。一口压抑不住的鲜血仰首狂喷而出,形成一道沖天血柱,左手臂所受的旧伤虽然回复、但是依旧无法承受住过於激烈的打击,当场骨断神殇。褐色的身影被金星真气轰的落地打滚。一击成功,烈风致得理不饶人,紧追而至,双手虚空合抱,再次凝起一颗金星,向着在地上不断地往后翻滚的宋恶又是一颗金星击去,再猛一回气,拔出背后宝剑追斩而去。面对敌人烈风致从不手下留情,更何况是这种手下染血无数的穷凶极恶的杀手。“杀!”一声巨吼,赵狂狂性大发,虽赵狂功力高於骆雨田,但先机被抢去,苍竹剑锋利无比,残虹剑势又密又急,再加上骆雨田本身作战经验十分丰富,攻的赵狂赤着一双空手实在难以佔得了上风。但瞥见宋恶已临生死存亡的关头,硬是凭藉着兽魔诀的皮坚肉厚,挨了骆雨田几道刮骨剑气带着七、八道伤口冲出了剑圈包围。“碰!哇!”疾射的金星再次击中了翻滚中宋恶的躯体,兽魔诀的护体罡气立即粉碎溃散。撕心裂肺的剧痛、就像是数百把刀子,同时切开周身上下的肌肉一般。宋恶的身体就像一条死狗一般地高高弹起,再重重落下。仍未昏迷的宋恶,第一次痛恨自己这经过兽魔诀千鎚百练的身体为何是如此的结实,如果昏迷过去的话至少就不用忍受这种痛苦了。烈风致挥剑正要斩下这满身杀戮的凶神之首级时,尖锐的破空声突然由一旁响起,眼角一瞥一片黑影断空而来。赵狂不顾双臂七、八道流血的伤口,拔出狂杀剑从中拦截,横扫身形正在半空中疾冲的烈风致。烈风致身形一旋、反手一剑横斩过去,两人实牙实齿地硬拚一记。两剑相交、爆出巨响火星四溅,烈风致身处半空之中、不利於变招换式,加上内力不及於赵狂顿时落於下风。狂杀剑威力无俦、剑上隐含的无匹狂杀之劲,硬是把烈风致连人带剑的给劈飞数丈之远。烈风致退,骆雨田随即赶上补位“流虹一线天疑裂”丽光一现、闪电往赵狂面门直刺。南红枫也已将其余十数名贝贼悉数击毙,由后方夹攻赵狂。赵狂不愧是名震死亡岛的一级高手,展露出真正实力,左手抓起宋恶揹在身后、右手狂杀剑、杀戮直斩,碎开流虹丽光!回身拖剑、挡下南红枫背袭双掌,紧接着七尺长的狂杀剑展开狂风暴雨般的气势,两丈之内俱是足以将人开腔剖腹,大卸八块的疯狂剑气。功力全开的赵狂,由手中七尺巨剑狂舞而成的剑圈岂是容易对付,骆雨田、南红枫只接了数剑,只觉双臂酸麻不已,急忙退出剑气范围,暂避其锋芒。烈风致加入战局,劲贯剑身,宝剑泛出淡金光芒,旋、斩、重、三诀连施、攻向两丈剑圈。“噹噹噹……”响声连连不绝,两把大小相差数倍的剑,竟在空中以着几乎不相上下的速度对砍十七、八次。赵狂的功力之高、臂力之巨、远非烈风致在连发了四记金星真气之后所相比,被赵狂劈退数步。此时、麦和人声音传出:“人质我救出来了,其他的马贼也被我解决完了。”麦和人奔出农舍赶向战圈,手上所持的长剑上,还犹自淌着鲜血。“………快…走…”伤重垂死的宋恶,用着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嘶哑地叫喊着:“赵狂…一…个人……是打不…过他…们的。”“妈的!”赵狂虽是狂妄,但毕竟不是呆子,心知若是硬逞强再战下去的话,自己二人是稳死无疑。“杀!”重剑狂扫,逼开包围自己的三人,赵狂转身提剑便跑。胜负未分赵狂就弃战而逃,大出众人意料。而且身后揹着宋恶,一手提着把重有百余斤的巨剑,还能用这么快的速度奔驰、更令四人大为惊叹。骆雨田反应最快,抖手便是七道剑气破空追出,烈风致金星真气贯入剑锋,由剑尖迫射出一道剑形的金星气芒,紧跟在七道剑气后方。赵狂急掠数丈,回身手上狂杀剑一挥,把地上宋恶所掉落的龙牙鎚狠狠挥打击出。龙牙鎚飞起撞散剑气,再度冲撞金星剑罡,剑罡炸碎,龙牙鎚也因强大的反震力道,冲入地面之下足有尺余深,只露出一半的鎚身。烈风致见赵狂揹着宋恶就要逃跑,心忖道:绝不能让这两个穷凶极恶的杀神逃逸,不然以后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死在他们手里。“别想逃!”暴喝一声,迅速抓下别扣在肩上,缩成一团的云袍,同时劲灌其中,云袍应劲暴张,随即抖手将云袍掷出。“烈云蔽日”许久未用的云袍绝式使出,威力丝毫未减,黑压压地乌云带着烈烈啸音直扑赵狂宋恶二人。“去你妈的!”赵狂见云袍来势汹汹,自知无法躲避,心一横举起手中重有百多斤的狂杀剑朝着云袍的袍沿恶狠狠地挥过去。“乓!”一声沉闷的巨响爆开,大气似乎也微微地晃动了一下。“呸!”赵狂啐了一口微带血丝的唾液,藉着硬拚这一招的反震之力加速遁去。烈风致原想继续追去,但与赵狂狂杀剑硬碰的云袍却因反震之力射回威力和速度甚至於超过方才自己所发出的许多。烈风致不敢冒险接下云袍,只得凌空变式左足点地,拔身跃起避开迎面射来的云袍。麦和人、骆雨田跃过烈风致发力急追,南红枫慢了几拍才起步追赶,赵狂为了逃命连兵器也不要了,狂杀剑朝着三人抛掷而出,三人连忙避开,赵狂则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跃上马匹逃命而去。见骆雨田及麦子被飞旋出的狂杀剑阻挡、烈风致还想要起步再追,但后方传来一声巨响,当中还夹杂着细不可闻的女子尖叫声。烈风致连忙回头一瞧,吃了一惊,方才自己闪避掉的云袍、越过数丈的距离威力并没有减去多少,竟然将农舍轰塌了一半。

  文丨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香港管家婆一肖最准网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