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就麻烦你善後了

“糟糕!里头还有人啊!”人命关天,烈风致舍下狂恶双犬转身奔向农舍,南红枫也转身跟著奔回农舍。冲进农舍,屋子前头的大厅垮了一大半,烈风致锐目一扫,除了几具横尸在地上...


“糟糕!里头还有人啊!”人命关天,烈风致舍下狂恶双犬转身奔向农舍,南红枫也转身跟著奔回农舍。冲进农舍,屋子前头的大厅垮了一大半,烈风致锐目一扫,除了几具横尸在地上的马贼尸体外,并没有发现到其他活口被压倒在瓦砾之下。便再窜入後方仅用一块布隔起的寝室。房中一片凌乱,所有能移动的东西全部都倒在地上,而造成这一切混乱的元凶,那一件云袍正镶嵌在泥墙上头。细微的喘息声由倒塌的柜子下方传出,烈风致立即将柜子掀起,赫然发现两名几乎全裸的女子被压在柜子下。随後跟上的南红枫仅与烈风致前後脚之差奔进农舍里。烈风致推开柜子,先抱起其中一名女子,将她交给南红枫,再抱起另一名女子。一股幽香窜进了烈风致的鼻子,让他忍不住诱惑低头看了怀里的女子一眼。她┅好美!看清楚了怀中女子的长相,烈风致只能勉强迸出这句话。一个让人看了会屏住呼吸的美丽女子,秀发像那道飞泻的小瀑般散垂下来,在阳光地照射下,就像碧海反映出粼粼光泽;两道弯月似的眉毛,紧闭的眼帘,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著,微启的朱唇,更使人泛起想一尝芳泽的欲念,白里透红的皮肤,娇小玲珑的动人胴体,足以令任何男人都为之眼前一亮,纵使她的身上遮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也无法掩盖住她的美貌半分。烈风致勉力收回自己飘荡的心神,扯下墙上的云袍,将怀里这充满动人魅力的躯体给覆盖起来,再用仅存不多的毅力将怀里的佳人交给南红枫,但心里头却是兴起了一阵不舍得的感觉。想要再多抱她一会,不过在一番天人交战後还是将人交给南红枫道∶“洪大哥,你也知道小弟们仍有事在身还须赶路,这里就麻烦你善後了。”南红枫将两女安置在床上道∶“这没问题小事一桩,就包在我身上好了。”烈风致抱拳一揖道∶“一切就拜托洪大哥了,小弟告辞。”临走前又瞥了床上的女子一眼,才转身离去。烈风致与无功而返的两人会合後,说明了方才的事情,二人也同意将事情交给南红枫善後,三人立即跃上马匹。看著逐渐模糊的农舍,烈风致的心中仍旧清楚地启印著那名女子的美丽容颜。也许┅大概没有也许了,以後很临有机会再见到她了,可惜啊~没能知道她的芳名,唉┅┅“烈!你在干嘛?作梦啊?快点跟上来呀!”烈风致看向已经超前数丈的骆雨田及麦和人,大声回应道∶“别摧了,我马上就到。”三人连抉出发,一口气快马加鞭连赶了两天一夜的路,幸而在异剑流之中,银剑使者的身份著实好用,各地武馆学府分馆都是尽可能地给予方便,不会刁难三人。才得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异剑流。三人在边界上的一处小武馆里略休息一夜之後,隔天便进入龙君城境内。但三人因缺乏更进一步的消息,在进入龙君城境内後只能轻骑缓进,一边等待天视地听堂在此的线人消息,一边进行搜索可能的线索。浏览著四周翠郁山林景色,郁郁的碧林深处,只有虫鸣鸟叫声的存在。因山路崎岖,狭窄难行,布满著大小无数奇岩裸石,尖锐的岩锋满地俱是。三人在入山之後便将马儿放走徒步入山。烈风致像是回到了老家斗南山中,想起了过去十馀年来的种种,也想起养育自己多年的观苦,忽而又想起了前两天所救的那名女子。“麦子┅”烈风致忽然打破沉默开口道∶“你在进去农舍,杀了那些留守的马贼救了被抓住的那两名女子时有注意到她们吗?”“没有。”麦和人摇摇头回想那时的情形道∶“当时我由後方破窗而入,那些马贼正准备出去援助双犬,完全没料到会有人由後方攻击,被我杀了个屁滚尿流,那俩个女的,那时候手脚都被反绑,眼睛被住、嘴巴也被塞了布团,我赶著去帮你们,只是顺手割断了绑住她们的绳子,老实说我还真没看清楚也们的长像耶。”顿了一顿,忽然疑惑地问道∶“怎麽突提起这件事,她们俩个长得很漂亮吗?”“还好。”烈风致没有说出真正的感觉,只是淡淡带过道∶“只是为了她们的遭遇而感到难过罢了,其实我觉我们该负上一些责任,毕竟狂恶双犬是追我们而来的啊,他们只是枉受池鱼之殃。”“有道理,麦和人频频点道道∶“我觉得烈你说的没错,是该负上点责任,所以烈你就牺牲一些,收了她们俩个,她们的下半辈子就由你照顾啦,哈!你说这个建议如何?”麦和人几近玩笑式的建议让烈风致有一刹那间的心动,但并没有表现在脸上,瞪了麦和人一眼道∶“亏你还是个读过圣贤书的人,竟然说出这种话,礼义廉耻四个字你懂不懂啊。”“哈!”麦和人晒道∶“我何止懂,本公子不但会写会念,还早就将他由四个字发展成八个字啦。”“八个字?”四维八德吗?烈风致愣了一下道∶“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吗?”“那算什麽!”麦和人一副那没什麽了不起的模样。走在二人前头的骆雨田也起了兴趣回头问道∶“哦~那麦子,不然又会是什麽呢?”“哈哈!听著。”麦和人抬高姿态朗声道∶“是背礼、忘义、寡廉、鲜耻是也。”听了麦和人的话,烈风致差点踩滑了脚而摔倒,而骆雨田则是笑弯了腰直不起来。为之绝倒的烈风致隔了老半晌才道∶“麦子┅你还真是一个不知廉耻洛u哄b拿著下流当饭吃的狠角色啊。”麦和人一脸欣然接受的表情道∶“多谢夸赞。”“直是受够了┅┅”“好了别扯了,烈我有点事想问你。”走在一旁的麦和人拍拍烈风致的臂膀。“问吧,我正在听著呢。”“为什麽我也练了金星七式的心法,可是却是打不出金星呢?”说著还双手合抱、作势凝劲,但自然是凝不起什麽东西来。“这┅”烈风致沉吟片刻微含歉意地答道∶“我也不是十分清楚,毕竟我对金星七绝式的了解也不够透彻。”“是吗┅”见烈风致也不清楚,麦和人难掩失望的神情。“麦子,你的武功也有其独到之处,何必一味模仿别人。”骆雨田微微皱起眉头询问,毕竟这种行洛ub武林之中是一种大忌讳、若是长久下去恐怕会若出一些麻烦来。麦和人双手一摊道∶“我知道,可是我总觉得缺乏了一项决定性的武功,先前我所创出的三绝指是还不错,可是在使用上的限制太多,能发挥之处有限。像对上三英六剑及于四海时都派不上用场;而且前几天,烈在对上恶犬宋恶的时候,虽然是攻其不备,但是只用了四颗金星就将他解决了,宋恶的武功可是比起咱们还高上一筹半筹的一大凶神啊!”“可是麦子,我记得当时刚进异剑流地域时,咱们在客栈的时候,你在观武的时候不是使出了一招蛮不错的武功吗?”“那一招武功不错?”“就是那一招可将拳劲高度集中、而且出拳时还能不起任何声息的拳招啊。”“那你就甭提了。”麦和人挥挥手晒道∶“讲到这个我就一肚子火难消啊,从你告诉我之後,我有空就一直练习, 香港内部推荐一肖中平特一直练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 家禽野兽中特论坛我当时是怎麽把它用出来的。”两人只能报以同情的苦笑安慰麦和人∶“放心, 黄大仙精准最全资料有志者事竟成, 内部特供三中三资料早晚你会弄懂的,我相信你的实力和天资。”“嗟!”麦和人自嘲道∶“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你还相信我哩。”“啪啪啪┅”半空中鸿雁再现,带来了三人久候的消息。烈风致、麦和人看著骆雨田逐渐皱起的双眉问∶“怎麽了,事情很严重吗?”“该说是棘手。”骆雨田摇头道∶“龙君城附近数个小型门派,纷纷集中门下高手精英,离开了其根据地赶往我们这个方向而来,虽然说这些帮派组合是四散在龙君咱uu处,但却是几乎在同一时间之内,有了相同的举动,我担心┅┅”麦和人把骆雨田没说出口的话接下去道∶“你担心、他们可能同时听命於一个更大的组织命令,而这几个门派组织此行的目地是卫小姐。”“嗯┅”骆雨田揉碎信纸∶“根据所探得的消息,他们的目标是一名女子,天视地听堂的推测也是认为他们的目标是卫小姐没错。”“那田老大┅你打算怎麽作。”“分头拦截。”“分头拦截?”烈、麦二人同声讶道∶“我们可是对这里一点地形概念也没有,怎麽作啊?”骆雨田由怀里掏出一张羊皮,摊开後铺平在地上,赫然是一张地形图。烈风致的心里不由得暗想∶怎麽雨田的怀里随时都可以拿出一大堆东西来啊。骆雨田指著地图开始解释,让烈、麦二人对龙君城一带的地形有些基本上的概念,不至於迷失方向,以及天视地听堂所告知的数个门派组织大概、及可能的行经路线。在解释完之後,骆雨田沉声道∶“最迟七天,不论成功与否,定要在此原会合。”手指之处,正是一处集汇数条不同粗细路线的城镇、在一旁写著几个蝇头小字,靖元城。约定好联络的地点及暗号後,三人伸手相互紧握道∶“各自小心,靖元城见!”三人眼中所流露出的皆是浓厚的关怀眼神,在这一段时间里,三人已经打下了深厚的兄弟之情。千言万语尽在这一眼之中,三人不再多言,各自朝向选定的方向,迅速离去。龙君城这名称指的是一座城,也可说指的是十数座城。第三代龙王龙君武,在道武元年为了征讨北皇朝整合旗下势力,把原本松散的十几座大小城镇势力作了一次大调整,愿意听命龙王的便给予利益,增其地盘,不听命令的将之消灭,以他人取而代之。最后只剩下六大组织统治这地区效命於龙王君武。血天府黄家,宁天府杨家,炎天府吴家,天刀帮,三皇殿,三圣宫,统称三府一帮、宫与殿。而包含靖元城在内,周遭大小城镇都是属於血天府黄家所管辖。卫无瑕此次行程的最终目地,不是三府一帮宫与殿的任何一处城镇,而是位於六大组织的中心点,也是一座位於六大势力交界点的城池。此城是当年由龙君武一手所建立,由六大势力共同守卫,是当时统御六大势力的权力中心,亦命名为龙君城。不过,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对现今的龙王龙圣啸而言,这里也不过是一处偏远的行宫罢了。经过一天的赶路,烈风致来到靖元城以东七十里的一处小城、彰城。烈风致赶在黄昏城门关闭前进到城中,高手公式资料随意找了间不起眼的客栈投宿过夜。翌日清晨,烈风致离开了投宿的客栈,在城门入口处选了家、可以监视来往彰城人群的酒肆。有关如何监视、跟踪、分辨一群人来历、性质是属行商或是江湖人物,都是由骆雨田亲自传授和指点,骆雨田可是此道的老行家,只消几番指点就让烈风致和也同在一旁学习的麦子有了极深的了解。走进酒肆、丢了锭银角给店小二,找了一个位於二楼窗户旁的位置,这里可说是最佳的监视位置,点了壶酒及几样小菜便坐在位置上自酎自饮起来真是不习惯啊,自从认识麦子之后,就不曾有过一个人像这样子地独自喝酒的经验。结识雨田之后更无例外,喝酒的时候必定是三人同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畅谈江湖大小事。没想到、原来一个人喝酒竟是如此的寂寞,不禁摇头叹忖:自小独居深山十数载除师父外,几乎不曾见过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朋友,但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或是不对劲的地方。认识麦子不过短短四个多月的时间,自个儿就变了性,不由得举杯望空遥敬,心中暗道:麦子、雨田,乾杯!相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不同的三个人,作的却是一样的事。一身淡蓝儒装、满是温文儒雅、风流潇洒的气质,在他的右手上提着一只小酒壶。麦和人提起酒壶高喝道:“烈、田老大,咱们乾!”喝光酒壶里的酒,随即将酒壶往大街中央一抛。潇洒不拘中带有几分狂气的姿态,在人群中原本已是鹤立鸡群的麦子,此举更是引人侧目。“匡!”酒壶砸碎在大街上一行十三人的面前,碎成一地的酒壶碎片洒面街道,阻止十三人的去路。这十三人怒气上昇,其中一人踏步向前指着麦和人怒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向我十三连环挑衅,是否活的不奈烦了!”麦子双手负於腰后,神态自若地缓步走至十三人面前淡淡地道:“哦你们是十三连环的人?久仰大名。”轻蔑的神态和口里所说的话丝毫不附,一看便知是来找麻烦的。南龙的规矩向来就是拳大者胜,眼见来者不善,十三人纷纷拔出腰上的长刀,摆出势式迎敌。十三连环是位偏龙君城一偶的小帮派,人数不过二百,门中搬得上台面的角色也只有三十六个人,正是赖以成名的三组十三连环。一组使刀、一组使剑、一组则是使用日月双环,但这种小门派只有依附在大组织之下、才能求得生存。而这一次,十三连环奉命派出人手猎杀卫无瑕,除奉命行事外,还有一笔额外的赏金可拿,足足有五千两银子,在重赏利诱之下,便将三组十三连环派出二组来。而十三连环的大当家也知道还有其他的门派正觊觎这一大笔钱,便将二组人马兵分二路,分头搜寻卫无瑕的下落。而被麦和人堵上的这一组十三人是十三连环刀,由盛天雷、盛天风、盛天云、盛天雨四兄弟为首。指着麦子喊话的是老四盛天雨,个性较为急燥火爆,看麦子一副找碴的模样就要扑上前动手。盛天雷为众人之长,也较为沉着冷静,所有人之中也就只有他没拔出刀来。麦子有持无恐的态度让盛天雷不由得提高警觉,再加上此地并非是自己的地盘,还是先把对方的身份弄清楚再作打算。盛天雷主意打定抱拳问候:“在下十三连环刀之首盛天雷,请问尊驾高姓大名,尊驾砸壶拦路,有何指教。”“哈哈哈…”麦和人仰首大笑数声,两眼盯着盛天雷沉声道:“我就只有一个问题。”“请说。”盛天雷被麦子的犀利眼神一扫,心神微震,力保镇定从容应答。“只要你们说出是谁指使你们杀卫无瑕。”麦子冷冽的眼神、口里吐出的话却是令盛天雷大为吃惊。盛天雷闻言脸色剧变!心忖:此人竟然知道自己此行目地,不管来者是谁先杀再说,右手闪电拔刀。大喝道:“上!杀了他!”语毕带头率先扑上,手中大刀旋转如一圆轮,猛然劈出。盛天雷一动,十三连环刀阵随之发动,四把大刀配合着盛天雷的旋斩攻击。招式看似凶猛,配合的以为天衣无缝的刀式,在麦子的眼中,这些人的速度只比龟速要快上一些,且更是破绽处处。麦子只是往后退后一步,五柄来势汹汹的大刀便完全落空。盛天雷心知遇上高手,更是急摧阵式运转一打手势三名大汉、就地一滚手上的大刀疾斩麦子双脚。麦和人轻跃而起,又有三名大汉追随着麦子身形左二右一地凌空斩来。杀阵拦截住上下的退路,但麦和人并不在意,微一扭身,左足疾伸点在地上一名正在翻滚的大汉头上从容避开。麦和人在十三把刀的疯狂挥动之下,依旧是悠然自在得地挪移在十三人之间,双手负后观看着十三连环刀阵的变化及十三连环刀法。十三人之中、也只有盛天雷四兄弟称得上高手,但最高明的盛天雷也只有二级境界,顶多只是和武当俗家弟子汪直语的武功差不多罢了;而另外三人也只不过是三级的角色,更别论其他九个勉强搆得上好手的三脚猫货色、以这种组合实在是很难威胁的了麦和人这种级数的高手。看了半天,这个所谓十三连环阵实在没什么搞头,来来去去就是这么几招,也弄不出什么新花样来,让向来喜爱跟高手过招的麦和人,完全提不起一点劲来应付。避开四人合攻的一招刀阵,麦子飘身飞起,落在一棵树的树梢上之上、高傲的神情俯视着十三连环众人。“唉…”麦和人摇头叹了口气道:“本公子,不想玩了,照本公子以前的习性是不屑与你们这种东西动手,更别说是杀你们,但是今天很不幸的,咱家田老大有交代,不能放过一个。所以你们……”缓缓抽出长剑一字一字道:“受死吧!”随着长剑的出鞘,十三连环众人都感到一股寒意由脚底往头顶上窜昇.使得原本就受麦和人武功震慑的十三连环众人更是魂飞魄散,在麦和人的杀气罩体之下,十三人连动都不敢动上半分。麦和人英俊的脸庞上,罩着一股寒冷的杀气,一双无情的利眼缓缓地扫过面前的十三人。十三连环诸人只觉眼前这人的眼神有如一把利剑狠狠地往心坎里插入,功力较差的九人双脚业已开始打摆子颤抖了。而功力较高的的盛家四兄弟,更不敢动弹,四人同时感觉到麦和人的杀气目标锁定着自己,若是随意轻举妄动,便会遭到麦和人凌厉的攻击。这一其实是麦和人由金财童子钱小开身上偷师学来的,当时麦和人初遇钱小开之时就是被此招给震慑,一身功力被锁住六成,事后与烈风致及骆雨田讨论研究结果再加上本身的经验,终是让麦和人给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如果此事让钱小开知情的话他必定是十分惊讶,当年钱小开为了学成此招将剑、刀等锋利之气借由双眼直接透入敌人身体,达到锁敌、制敌、更或是再高一层的杀敌之境,至少得要花上数年的功夫。没想到麦和人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体会到其中的奥妙所在。麦和人自己人知自家事,自己并没有像骆雨田一样拥有一门家传的盖世武学,也没有像烈风致那种具有天马行空般的无限创意,不断地推陈出新,研创新招。但是在对模仿别人的武学这一项倒是别俱天赋,就连他那两个兄弟都要甘拜下风。当然麦和人并非单纯的照本宣科使出,而是保留其本质不变,从中挑选出最合适自己的法门使用。虽然麦和人这一招并未完全成熟、还是有许多不足的地方,但要对付眼前的这些三脚猫已是足足有余了。不需多久的时间、在麦和人双眼的杀气高压之下,已是有人承受不住,一名大汉率先忍不住惨叫一声抛下手上的大刀,转身便逃。这一逃十三连环刀阵便溃不成形,其他的八名小喽啰也跟着转身就逃。最具凶性的盛家老四盛天雨、被大刀落地的响声惊醒后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竟是如此地无能,没有转身逃跑反而凶性大发,狂喝着飞身扑向立於树梢的麦和人。盛天雨这一扑牵引了麦和人的杀气、全部的杀气悉数集中在盛天雨的身上、无形地替其他三人减去大多的负担。盛天雷见杀气减弱,立即高喝:“夺命三连环!”第一时间身形朝向麦和人扑去。盛天风、盛天云听见兄长的疾呼立即随之行动。三人在空中相会,同时左手伸出互握,功力互通,由盛天雷带领,三人在空中急速狂卷起来,三柄大刀形成一圈不断狂旋的刀轮。麦和人见状淡淡笑道:“哈哈哈……不妄费我给你们这么多机会和时间,总算是使了一招还可以的招数出来见人。好!为了鼓励你们,就拿你们试试剑神司徒君愁所教的剑法威力如何。”“血洒十丈”迷、震、湿、碎四诀合一。光迷夺目,气震断脉,血湿凝剑,碎剑千杀。在一片耀眼光芒的遮掩之下,盛天雨劈出了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劈在何处的两刀。长剑便没胸而入,剑上传出的气锋、震碎了盛天雨全身上下无数条的经脉,顿时间盛天雨七孔流血。生机立绝,毙命当场。但四诀合一的“血洒十丈”并未使尽“噗刹!”一声,盛天雨已然成为死屍的背心,爆出一蓬血花,血花瞬间化成一片赤红剑雨,罩向正不断旋卷的刀轮。“叮叮噹噹!”一阵如奏乐般的脆响过后,刀轮散去,三具没有生命的屍体,抛飞在地。“哼!”麦和人露出一股毅然决然的表情,并未放过逃命的九人,展开身法随后追去,将九人逐一击杀。在麦子追杀十三连环众人之时,约莫在四十余丈远处的高坡上、四条人影躲在高坡的密林暗处,冷眼旁观着麦子的杀戮。“老猴儿,这个公子哥的剑法,十分高明啊。”“是呀,是呀,吱吱。”“依我看来他用的是异剑流的剑法。”“是呀,是呀,吱吱。”“十三连环被杀与我行者门本是无关,但十三连环和我们都是为了卫无瑕而来,这人既然杀了十三连环的人,代表他与我们的目标是有一定的关联,我想跟着他就能够找到人。”“是的没错,吱吱。”请继续期待《烈日东升》续集

  建业新生活(09983)于2020年5月5日至2020年5月8日招股,拟发行3亿股股份,其中香港发售股3000万股股份,国际发售2.7亿股。发售价为每股股份5.60港元至7.20港元。每手交易1000股,预期于2020年5月15日上市交易。

  原标题:5月14日财经早餐:鲍威尔暂不考虑负利率,美元大幅回升,黄金刷新周内高点,油价追随风险资产一起下滑

,,香港正版王中王中特网站

相关文章